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再見,再也不見


斑駁的年輪,在無聲的歲月中流失漸遠,背起記憶的行囊朝著風吹來的方向,攜帶這無法磨平的憂傷,一路風雨無阻,艱難馳騁。只為到達一個叫幸福的天堂,可當昨日的離別拉起隔斷的天涯,我善感的眼眶再次模糊了前的視線,留下了酸疼的晶瑩。

——題記

落花,不問季節的無奈飄落;流水,不顧打濕幽怨的無情。

白天把很多的瑣碎交織成了一張無形屏障,壓抑的喘不過氣來。於是夜幕悄然無息的降下了安詳的恬靜,憑欄在依稀的場景,有微涼的風兒輕輕的劃過臉頰,撫慰著日益蒼老的容顏。瞬間,一種油然而生的難受噓唏了疲憊的空軀,頹廢了孤獨的靈魂。

街景喧攘了一片繁華的霓虹,來往的車水馬龍見證了人們非凡的愉悅,而我只有在這個寂寞的窗臺,倔強的望著天邊無盡的遙遠,這是怎麼樣的一種距離了,是隔著千萬光年了,還是踮起腳尖觸手可及?我錯綜複雜愁腸糾結的心情詢問著愛的故事,難道這就是命運的終點麼?

良久,冰冷的心終始沒人來安慰或解答。似乎永遠沒人能夠知道,一猶如往昔燦爛的愛情,憧憬的誓言,帶著執著的默許,鍾情的無悔,卻終究力不從心無法躲掉現實的殘酷,成了一個生活的累贅。很想停留在那些依偎的日子裏,花開的芬芳。到最後才發現時光走的好快,自己是多麼無助,多麼可笑。

我發現我很喜歡笑,總是見到人就心領神會的微笑一次,即使嘴角帶有苦澀,也不讓別人窺視內心的悲傷。即使是一個表情,我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體現這是一種心情,久而久之,笑也笑的沒心沒肺。

我發現我很喜歡曬太陽,在閑情中陽光明媚的時候,總想讓陽光把我照耀成一個向日葵般驕傲溫暖的男子,喜歡泡一杯濃郁的茶,來靜靜的品嘗這人生的滋味。其中的世態炎涼人情冷暖,足以夠我暗盡著臆想。

時常認為自己很看得開,譬如有些事情發生在眼前,我沒裝在心上,有些事情裝在心上我沒掛在口中。這許多許多的情感就像河水一樣,隨波逐流的不息不止。其實在堅強的心也抵擋不住那一句薄涼的話語,說出難以啟齒的柔弱。

時常覺得自己什麼都不缺,想想又什麼都沒有。如此的茫然,環顧四周,顛簸於紅塵,把酒醉歌,尋尋覓覓的和百轉千回的緣分錯落了一個又一個,與陌生的自己難過了一天又一天。

食盡人間煙火,訴唱歷經歌謠,習慣了用文字記錄一點一滴的心情,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敲打著聊亂的鍵盤,那流轉的音符,是最真實的旋律,這不習慣的習慣,人是麻木的,精神是恍惚的。

一曲訴情衷,難言舊事人。習慣了在虛擬的網路中行走,與傷感起舞篇章的故事,鑄造一個空洞的傷城,試圖幻想有一天能夠美夢成真,花好月圓。

多少次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經,多少次點燃繚繞煙絲的哀怨。越是夜深人靜的時候,那種越喝越清醒,揪心般的疼痛,卻還笑的狼狽殘喘,我怎麼就這麼對自己不好了,摧殘。

原來我是在想一個人,想到無可救藥,疼到遍體鱗傷。其實也只是單純的想念而已,可為何牽動著每一個神經了?得不到黎明的呼喚,那彼岸無法泅渡的苦海。

那段年少的時光到處雲遊四海,只為給心一個家,可誰曾想到這一步步不是平步青雲而是萬丈深淵。而今了,心和人一下子老了很多,不再注重外表的裝著,只是普通的沉默。

只是不明白結局怎麼就沒給我一個喘氣的機會了,就像此刻的天空,是漆黑的,沒有調皮的星星和溫柔的月光。我又如何寄予這一份沉重的思念了,將死去的愛重新點燃。

低頭歎息,淚流滿面。難道夢的真的很遙遠,是否需要三生三世的約定才能到達,誰的等待蘊藉了千年的傳奇。又是誰的冷漠讓此後的畫面定格到了多情的淚眸。

就算再多的眼淚也沒有人會來心疼我,一顆心究竟要被傷到怎樣才會開心的過完餘後的歲月。此生啊,只願曾經那段愛沒有發生過,我還是一如既往的期待下一場春暖花開的欣喜。

荒蕪的世仿佛幸福遠了又近了,於是踮起腳尖努力去觸摸如海市蜃樓般的溫暖,懷著波瀾不驚的心去幻想著,一見傾城,再見如春,手挽相牽,四目含情。可夢裏的遙遠有如此寒涼。原來,憂傷嵌入了深邃的靈魂,疲倦也累倒了。

自始至終,我把在乎的人當回事,卻沒把自己當回事。把自己當回事了,又沒把其他人當回事。就像張愛玲說的愛上一個人就註定卑微到塵埃裏。

其實我害怕了一個人的死亡,幸福成為了一種奢侈品,讓我找不到回家的路,宿命的歸屬感。心力憔悴後,背負著萬丈紅塵的心酸,從此一個人笑的天荒地老,一個人哭的撕心裂肺。

終於,我放下了矜持的孤傲,暢飲下痛徹流離的心扉,裝點著久違的思念,與你,輕按手機號碼,可你保持著沉默,拒接著我的難過。我知道你也是難過的,這世間的分開的傷不是不愛了,而是愛了卻放手了。

風兒在窗臺想你捎去溫柔的絮語,時常會擔心你,吃飯了沒有,別忙著餓了肚子,又別感冒了那麼不會照顧著自己,你的一言一笑總會影響到我的情緒。而你也給我留言,做一個勇敢的英雄,面對以後的生活。

是否說過的話語需要去見證一場佳緣?當離別的背影轉身時,愛情的幸福是否就被一句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換來沒關係了?

我永遠記得我們約定好的,我們不論年齡差別,不言身高的距離,不管路途的遙遠,都要在一起。在陽光的日子中,一起看細水長流,不離不棄。

回首來時路,曾在那座川流不息的橋上懈逅最美的你,一起手牽手逛街,看風輕雲淡,陽光燦爛,多少甜言蜜語,多少柔情似水,天地可鑒。我用我的寬大包容你任性的小脾氣,你用含蓄的微笑融化我冰冷的心,給我前進的動力。

如果說遇到你是上天特意的安排,那麼在離別後,會不會再次見到,最初爛漫的情愫,是否需要下一個三生三世的輪回。

這段感情究竟誰對誰錯,我也不想在追問下去。只是像你說過的一樣,把一切都看的很淡,而我把一切看的很深的人。越是在乎的人就越看不透。

能在牽手的時候希望珍惜,如果選擇離開請不要是傷害。我選擇了無法改變的面對,而你卻選擇了膽怯的避開。

世間多麼不如人意啊,有多少才俊佳麗的愛情湮滅與紅塵,他們不是愛的不深,而是把對方看的太重,自己看的太輕。我們了卻只有去選擇忍著傷痛,再也不相見......
PR

我的普羅旺斯情結


普羅旺斯,浪漫無止境。

普羅旺斯就是一首愛的詩歌。

風起的時候,是愛情的味道……來過。

浪漫而迷情的地方,是夢開始的地方,是愛情開始的地方。

對薰衣草香的愛是種情結——種依戀、懷舊的情結。在林林總總的香薰中,它沒有玫瑰那樣濃烈的情緒,也不像百合那樣淡然,卻怎樣都抹不去——是風過後還留在心中的香,清朗夜中淡淡的月光,從小提琴中流淌出來的音樂,櫃底翻出來的舊時衣裳;是少年時那三月天的桃花,連陽光的顏色都開始剝落,而在情竇之外的那個男孩子的笑依然燦爛;更是未完成的夢,醒來只有化也化不開的惆悵……或者,與其說薰衣草是開在田野中大片大片的速遞紫,飄在空中的香,不如說是記憶裏的流年。

恍惚的一瞬,才明白薰衣草花語就是等待……

收割薰衣草,如同收割幸福的愛情。

“薰衣草代表真愛”是伊莉莎白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抒情詩。

陶醉在紫色的花海中,愛情就會更加甜蜜 。

風起的時候,薰衣草的味道總會飄近身邊。

陽光下的香味,彌漫著思念。

記憶就象薰衣草, 走在薰衣草中用力呼吸,空氣有了不同的史雲遜有效口味。

記憶是一種溫度,一段故事,一幅畫面,一種顏色,一種香……

喜歡普羅旺斯不需要赤著腳徜徉在薰衣草的花海中。任何時候,任何地方,只要偶然看見一縷陽光,聞到一絲芬芳,就能在心中漾開一片紫色的田野

法國普羅旺斯:聽著古老的愛情傳說,陶醉,便遺忘在那片花海……

如果能夠尋到心靈的牛栏奶粉召回寧靜,那麼,在哪里都能聞到薰衣草的香氣,在哪里都能看到普羅旺斯……

清明


又到清明,好一個晴朗的天,門前柳樹已是枝長葉滿,張媽媽就坐在樹下做活計,從被服廠拿來些織棉布的黑褲子,縫縫褲腿兒掙點工錢。張媽媽戴著花鏡,用剪尖挑出浮線,剪子一翻順勢丟在腳邊,地上已經絲絲絨絨地堆起了一小片,明明沒什麼穀子也沒什麼蟲子,可是,今天小蟲兒卻偏偏圍著張媽媽轉,三五只蹦蹦跶跶,左顧右盼。張媽媽不知上來哪門子無明火,手邊尋摸個磚塊,狠狠的砸過去,麻雀們忒兒地飛走,打個旋兒,又不遠不近地落在張媽媽一旁邊,本倒是礙不著老太太一半點兒,可老太太今天偏管得寬,我還攆不走你了,老太太騰地站起來,拿個大掃帚一個勁兒地攆;滾,給我遠遠地去,該來的雪纖瘦-HIFU拉皮技術,跟皺紋說拜拜你不來,不該來的你偏來惹我煩。

西鄰王嬸兒哧兒地掩嘴兒笑了,臂上搭件黑底碎花的外衫,顛著小腳直把張媽媽喊:他大娘,恁看看俺那妮子給俺買的褂子,俺早跟俺那孩子都說過,老媽子又不要好,幾年穿不完的衣服,別見天兒地淨瞎買,這不,昨兒又給買了件這麼個褂子,俺穿上恁給把量把量看看合不合身,中不中看。王嬸兒嘴裏把個孩子一疊聲兒地抱怨,臉上卻像開了花似的。張媽媽撇了嘴,眼一斜愣,乜著王嬸手邊的小褂陰陽怪氣地出了腔:嗨喲,越老越花俏,也不看看你那核桃皮的老臉,穿嘢,穿成個花牡丹也去招個野老漢。王嬸兒熱臉貼上個冷屁股,一時有些掛不住,嗔了臉,啐一聲:去,老不正經,不理你個老東西,吃了槍藥似的襟花,大清早地摔東摔西。

平日裏王嬸兒翹尾巴尖兒的張狂勁兒,張媽媽著實看不慣,今天好不容易逮著老東西的興頭兒搶白幾句,雖沒得半兩香油錢卻心裏一陣蜜甜,也只轉瞬間,老太太就又是滿臉陰天。老伴兒轉眼已走了四年,一到清明過年,老太太都有些心煩。老頭子死後並沒入土,高高胖胖的壯實老漢,只剩下一把灰盛在火葬場的匣子間,五七紙燒過,那幫孩子們就沒一個在這個時候露過面。老頭子生前有把好廚藝,逢年過節Cosmo 姊妹裙,兒孫滿堂,熱熱鬧鬧,老頭子就在灶前忙,自己打打下手上上盤兒,待兒女們吃飽喝足老兩口才捶著腰坐下來喘口氣,一家人團團圓圓,老人受點累也喜歡。如今,只剩下張媽媽一人,老太太本就吃食簡單,一人得省就省,錯晌兒才吃早飯,午飯則免,晚上也就是找補點兒墊墊。兒女們十五過年也都來一趟,一個個進門放下東西,各個好像忙得丟不得半點閑,三句話沒說完早已走出幾步遠。

唉,老太太打個嗨聲,前兒挨個給孩子們打了電話,說清明節了,也給恁爹送點紙錢,大兒兩口子說信基督不燒紙,老二家幹得是公安,明明常見酒店裏鑽,偏說是天天不得閑,老三最是自己的心頭尖兒,可三十好幾還是個光棍漢,成日家遊手好閑,在外吃喝賭牌回家就要錢,老頭子上來火,輪起棍子打,自己還護在裏邊:俺的兒,好不好恁都不能打,恁都看不慣他,俺還指望著他唻,就是他真個兒沒出息,俺娘兒倆一起去要飯也不用恁管。老頭子病時住院,三兒沒事兒般如常鬼混,一次都沒露過面,出殯回來就翻箱倒櫃看老頭子留下多少錢。現如今,三兒是越混越大膽,三更半夜摸家來,白天睡到後晌兒天襟花,扯急白臉兒地逼著老太太出大錢,派出所裏一年就走了三兩番。

老太太越尋思越難過,淚珠兒就如同滾軸線,年年清明惹心煩,哪一時我也閉了眼,強似一人受萬難,死人也不能花紙錢,燒紙不過是給後人看,沒見個老子孤零零的屍骨寒,兒女們喜洋洋的自尋歡。不說張氏人恨天恨地恨人心,只歎中華泱泱,嘴說著孝義為先,卻是拿著祖宗的道義招牌掩嘴臉,為官的,欺民斂財惡無邊,為民的,厭老輕生無良善,清明啊清明,何得清明在人間,正氣浩然澤萬年。

選擇快樂,拒絕傷感


傷感的文字讓我看的著實心疼。想,那寫者的心定更惆悵吧。拒絕傷感,我相信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皆存在。相信王子和灰姑娘一起能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。而寫,也更是為了讓自已有份好心情。那日,在《好心情》裏看了一傷感小說,傾城之戀。很美的文字,愛的美,也愛的太傷。一名喚千落的女子愛上帝王世家的三爺,輕塵。為了他,她可以以做任何事情,淪為殺手,墜落懸崖,竟意外獲救。別後,他無限想念,終遇見。他納她為妃。然帝王世家,三宮六院,他曾許諾對她始終如一牙齒矯正,只寵她一個。然,他還是負了她,她最終香消玉損,離塵絕俗。

閱完,原本平靜的心卻犯起了陣陣波瀾,久久不能平複。繼而,竟痛恨起世間男子起來,花心,薄情寡義。本有點多愁善感的個性,促使我憶了很多,開始不相信愛情。那夜,傷感了。然而待自已細憶起來,這一切也只是她的一廂情願。千落,只是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,可以說根本不愛自已的筋膜炎人。自已選的路,喝下自已下的毒,所以也是導致結尾那麼淒慘的原因。現,不知為何。眾多人愛上傷感文字,聽傷感的歌,陶醉在其中不忍離去。自已也弄得無限傷感。

雖說它也是一種淒涼的美,但欣賞歸欣賞,切勿自傷。好多時候,也想嘗試寫一篇小說。但我想讓我筆下的人物都是理智的,積極向上的。縱使道路坎坷依然會樂觀生活。她們不會墜落,即使犯錯誤也會迷途知返。更不會為一個不值得的人陪上性命。無論始何,能活著才是最好的。雖說只是小說,但我不想我筆下的人那麼輕視生命。寫者的思路也定由故事的情節遊走著,長期寫憂慮的文字,也定久久陷入其中。一本淒美的小說,來之不易。現階段,我想要我筆下的website promotion小說,無論古代,現代,神話還是鬼故事都拒絕太傷感。只因現在的寫,是想讓自已有份好心情。 

回得当初過去、帰れない。


静かな夜に、美しいメロディー、ちょい真情を風纏雲、織田成奼紫嫣紅一色。見上げた空、視線に氤氤て明るい月の光、山影氾は水の中で、1筋のまだら模様の影。木の上に鳥のさえずり蝉、まるで吟じて生命の美しい、訴える感動的な物語を、美しい楽譜。

携帯電話での歌声がここで輪廻、起伏して、心の中に??の寂しさが生えてきた大地にぶらぶら歩いて翼をを呼ぶが、ただむだ。私は息をして夜の静寂を抱いたように、蝶の羽根。思い出の蓄音機に流れるて声がもの悲しいさまの音楽は、かつての影のように過去の断片を、私の脳裏の中で急激な重ね、織り。

但願長酔って消えて目が覚めて、多く自分に浸って酒をかけるというものは、あなたに酔って、あなたは目が覚めて、あなたにゎすれな、あなたは有頂天になる、しようがないのは、酔ったのただ体は、魂を、今、この抜け殻のような体を殘してまた何に使うの?

ヒステリックな想いは、疲れが、きわめてきわめて痛い痛い、痛くて泣く、痛みをひどく苦しむ。時間が手に砂、指で滑ること、人間の砂浜に堆積。壁に時計が思い出に変化し、ラップとラップ、瀋殿て命の章。算定的吉日 鎖即是時時懸於眼前的鐵鏈和利劍 過去的老縣城 瞬間摧毀的愛情5句話 粽子飄香憶祖母 走過,有雪的季節 珍惜現在,活在當下 記憶初晴 夜之思 麥香縷縷,粽香飄飄

カレンダー

10 2018/11 12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