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零下攝氏度的憂傷


你向我寫信了,只是你拿不准將寄向何處,我收到了你的來信了,我卻看不懂了你的文字,只是心裏能感到隱隱作痛,因為你把信寫在了你那性感的旅行團龜殼上,訴說著你是多麼的想來世能在一起。

看來你已經知道我們終將不見,在災難來臨時卻又為何不跟我一起?記得那一天我們就此吵了起來,你擺動著雙臂,拼命的哭的像個小孩子,那是自我們相識第一次見你哭泣。我不知所措,緊緊的把你抱在懷裏。在神面前我們一起許願,你不曾告訴我許了什麼願,只是神秘的哈哈笑,說你會知道。我喜歡叫你花花龜,喜歡一起走路,走上坡路,因為那樣可以牽著你的手,想像著夕陽下我們的背影,多麼地幸福!或許兔子還在偷偷張望,偷偷羡慕,偷偷嫉妒。。自從那次比賽比輸後二兔子像變了一個人,不再睡懶覺,不再高傲,開始踏實起來。以後的我們更分不開了,你更懂我,雖然你叫我默默龜。這一天是西元2013年,一月四號,你一定記得這個日子。你相信占卜,四處打聽哪有貨真價實的占卜師,想要知道我們的以後。我們躺在草地上,輕撫著你那可愛的龜殼說我們的以後在我們倆手中,不用去占卜!你親了我,後竟笑著說:你真是一朵奇葩!那一天下著大雨,好多地方被淹沒,天沒有一點天色,我在家等你回來,坐不住,便要去接你。叫喊不到,你留言說去二裏頭找占卜師。現在還沒回來,天氣還是這麼的惡劣。不能再等,決心找你回來。我順著路人的船隻漂流到了二裏頭,向鵝大姐那打聽到一位有名的占卜師的住處,便急忙趕去,想你一定在那裏。到了門外,聽見嗚嗚的咒語,阿呀哇阿的。門沒閂,我悄悄走去,旁聽占卜師怎麼說。以後怕你發現就又溜到大街上,裝作正四處一把尋你模樣,我心裏淩亂了。恰好你剛出門就見著我,我把帶的流動數據衣服慌忙給你披上。找船隻向家劃去。你渾身冰冷,我把你的腳貼在肚皮上,你不要,怕我冷。我硬拉過來,你笑了。躺著睡不著,不敢睡,生怕你做出傻事。那個占卜師打亂了一切,花花龜一定是相信了。

以前的花花龜不見了,你還像以前一樣的美麗,只是眼神裏多了一份憂傷,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無所畏懼,在我面前,你依舊是那個你。這些只不過是在掩飾,掩飾她是多麼的與我不舍。

那場雨還未停止,已經有好多戶人家搬遷出這個村莊。有好多的人也自願參加到救援當中,自然我是不會離去。我要投入到救援當中!前兩天聽說,隔村的豬大嬸的雙胞胎丫丫和呀呀差點被滿出的河水沖走。我是村子裏身子最強壯,會水最好的,轉移任務也自然也落在我的肩上,便跟你說,我要去把鄉親轉到地勢高的地方。我要把你先轉移過去,你說要跟我一起,怎麼也不走。我不同意,必須走。雨愈下愈大了,這次雨水造成的災難在歷史上罕見必將載入歷史。還有幾戶人家沒有離去,最後你還是和我留下來,幫剩下的鄉親一塊轉移。在轉移的路上,要過長長的橋,我們在橋上走著,雨水浸濕了衣服,抬頭望著頭頂的山,生怕它會掉下來。走過了大半,只聽見,“哐”“吱”山上的樹連著山體壓斷了後半個橋身。。。大家慌忙的走出了橋身。然而前面路也被堵了,大家陷入了困境,在這樣下去,大家身體就會失去了溫度最後面臨的就是死亡了。幸而旁邊有一小的山洞,暫時都躲進裏面。我跟你一直在一起,卻還是沒看好你,你站在崖腳跟我開玩笑:走後,你會好好的。隻身跳了下去。你相信了,那個占卜師的話,用你的生命換取了鄉親和我的生命。瞬間山體變得通暢,大地萬物開始復蘇。你相信了,忘記了。只需要那麼一點時間,我們就會有辦法支撐下去。我失魂落魄執意要下去找你,在跳下去的那一瞬間,我看見你在那棵樹下等我。你相信了,幾千年後的周向榮醫生今天我們會再會。

我在了,你卻失信了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