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我是一棵樹

如果有選擇,我希望我是一棵樹。

這棵樹不能長在幽遠的山谷,那裏太寂寞;也不應長在道路旁,那裏太喧囂。

我想我應該長在某一個山坡上。清晨,輕而暖的陽光,漫過我的軀體,投在地上星星點點的小草上,綴成疏密有間的圖景。微風吹過,那圖便輕輕的動,和著沙沙的響聲,新的一天便在天籟伴著美景中徐徐啟動。

我應該能成為畫家眼裏的景致,會在某個寫滿畫意的落日黃昏,觸動達芬奇梵高們的靈感,他們湧動的才情,為人類創作永恆的藝術傑作。

我不僅僅孤獨的站在那裏,山坡下河流的倒影和著蒼茫的天穹,還有鑲嵌在天穹裏的圓月,都是我和睦的鄰居。這樣,徐徐將船泊岸的遊子才會在蒼穹與樹的比較裏,在樹與圓月的組合裏,無盡的鄉愁如水般漫開,於是,才有了千古傳誦的古詩:“野曠天低樹,江清月近人。”

這樣一棵樹,還應是才子消遣苦情愁緒的好去處,用微風拂動的枝條,輕輕梳理鬱鬱不得志的詩仙李白,點燃他飄狂的才氣,觸發他豪邁的雪纖瘦氣概: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;用弄亂月光的斑駁的樹影,溫撫貶謫他鄉的東坡居士:但願人長久,千裏共嬋娟。

這樣一棵樹,會靜靜將枝條伸向深藍的天空,也將枝條垂向皓月淺影的河面,會為每一個嬉鬧的孩子微笑,為每個棲息的生靈祈禱,他的根牢牢的抓住坡上的泥土,迎接每一天的日升日落,凝視每一刻的雲聚雲散,風清天高時舒目遠眺,風雨侵襲時低首默立,不張揚不喧鬧。
PR

清明祭掃各紛然


又是一個清明節。

清明祭掃日,隨家族父老弟兄、宗室晚輩們去祭掃。半生光陰,仿佛就是在這祭掃的一刹那間,別我而去。早已沒了兒時的感動與歡天喜地。面對松柏常青卻靜寂冷森的東南亞旅遊墳頭,追溯自己的前世今生。

一座座黃土堆裏,長眠著一張張子孫們完全陌生的面孔,但卻是十分敬畏的祖先;安息著與我今生今世血濃水的祖輩、父輩和遠去的親人,他們的音容笑貌只是在這樣的日子裏,才會又一次浮現在我面前。

如同千家萬戶孝子賢孫一樣的工作,我點燃數支香火,一遝火紙和紙錢,寄託無限追思。那花花綠綠紙錢,在火苗裏跳躍著騰空而起,變成灰燼在空中任意飛舞。老先人也許正興高采烈駕著祥雲而來,盤旋在我們的頭頂,享受著子孫們的虔誠叩頭,頂禮膜拜,抑或數著那一遝遝嶄新的票子,又在做著精打細算,安排著另一個世界裏百姓日子的天天開銷吧?

他們看到子嗣們如此熙熙攘攘,承前啟後,繼往開來,一定會愜意非常。終究他們的血脈就這樣一代傳承了下來。我們的血管裏涓涓流淌著的是他們的基因和代代傳承血液。由於條件所限,年代久遠,我們根本不可能熟識他們的尊榮面孔,更沒有為他們歌功頌德的文字留傳於世,因為他們終究太平常了,平常得如同這墳頭上的野草一般默默無聞。我們只能憑藉祖輩父輩口口相傳,緬懷英靈。我們在不停的燃放鞭炮,不停的叩頭,不停的點燃火紙,不停的上香。從一個墳頭走向另一個墳頭,慰問他們。

山坡地裏、平地裏,當年都曾經是他們的卓悅化妝水家園,後來農業學大寨了,考慮到子孫後代香火不斷才是最重要的,他們便回到了那個鄉諺稱做“骨實匣子”,小而簡陋的盒子裏隨便就“安身立命”了。雖然有點兒委屈,平民百姓嘛,平生所受委屈不難想像,早已司空見慣。他們隨遇而安,因為他們不再是昔日的家長。“家長”一職,早已讓位於他們的子孫後代。他們坐享其成子孫們的香火,終究“香火不斷”啊!他們不會再作任何形式上的發言表態。

任子孫為他們一次次“搬家遷徙”,如同當年山西大槐樹底下的元代大移民那樣。他們沒有行李,沒有家產,沒有金滿箱銀滿箱的豐厚遺產,更沒有使子孫代代承襲的驕人爵位。只有那一點少得可憐的“骨實”,佐證著他們的物質形骸最後形式。也許再要不了太久時間,那僅存的數根“骨實”,就要化入泥土,如同一朵小花,一片葉子一樣,來自於大自然,最終又回到大自然的懷抱去……

宋人高翥的幾首清明詩,最能反映祭掃活動的本質。《清明》“南北山頭多墓田,清明祭掃各紛然。紙灰飛作白蝴蝶,淚血染成紅杜鵑。日落狐狸眠塚上,夜歸兒女笑燈前。人生有酒須當醉,一滴何曾到九泉。”不能不說這是最超脫的氣度。古人那樸素的唯物思想,也就躍然於眼前,仿佛一份清明節的解說詞,即清新又自然,言簡意賅,意味深長,驚世駭俗。

高翥的另兩首清明詩《清明日約宋正甫黃行之兄弟為東湖之集》“自在嬉遊遍四方,不曾孤負獨春光”。《清明日招社友》“生前富貴誰能必,身後聲名我不知。且趁酴釄對醽醁,共來相與一伸眉。”說盡了人生最簡單的道理,對於身後的一切盡付笑談中,一杯酒,一嬉遊,清明情!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麼從容,那麼的禪味空靈。

其實人生本該如此,只是後來人越發自我,認為一切的一切,都是真實—權力地位金錢美色車子票子房子。物質充塞了眼眶,也壅塞了頭腦,自然失卻了本源的代謝綜合症那個物質自我,而淪為物質的奴隸……

那一座座墳頭上潔白的紙綹兒,迎風抖摟,說明他的子孫們來過。說明後繼有人,香火不斷。儘管他們的名字叫芸芸眾生,卻給祖先一個籍慰的報告:這個社會尚在安寧運轉,稱做太平盛世。

那些年我們回不去了


偶然聽到一句話“那些年我們回不去了”,它像一把重鎚敲打在了心底,一種深深的震撼迅速貫穿了所有的血脈,它像一股冷風顫栗了每一寸肌膚的毛孔,透出的寒意中帶著慌亂、落寞、無奈。是啊,那些年我們再也回不去了,真的回不去了!

------題記

【寫給那些年的小伙伴兒們】

也許自己是個很懷舊的人,每當看到小孩子玩耍,就會駐足觀看一會,看著他們玩的特別開心,也會隨著他們笑一笑,可笑過之後,總有一種落寞和傷悲感染著我。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當年那些夥伴的影子,看到了那些年天真幼稚的cellmax 團購自己。

小時候對於我來說是最快樂的一段年華,那個時候家庭並不富裕,父母忙於生計也就無心對自己看管太嚴。放下飯碗第一件事就是叫上夥伴一起去玩,我們彈溜溜,擲石子,踢毽子等,只要有人發現了一種玩法,我們都要玩上一個不亦樂乎,偶爾的惹禍也是在所難免的,有時候也免不了挨父母的一頓揍。那個時候的我們對挨頓揍已經習慣了,被打之後照常玩,常常帶一群孩子把家裡弄得凌亂不堪。

一顆童心要比春天的花還要燦爛,那些年的我們就像一群小燕子,煽動著幼稚的翅膀無憂無慮的飛翔。田園綠野都是我們雀躍歡呼的地方,小時候總是盼著長大,總想像大人一樣有著強壯的肩膀,每到過年那幾天,我們都走街串巷,歡呼著長大了,手裡拿著鞭炮,一邊走一邊放,常常把女孩子嚇得躲藏起來,嘴裡喊著我們這些男孩子好壞,那一刻我們總是頑皮地哈哈大笑。

生長在農村總會有一股鄉土氣息,那個時候的農村孩子沒見過什麼世面,偶爾來一輛汽車都會感到很新鮮,也會引來一群孩子來圍觀,我們前後左右的圍著看,有時候司機帶著我們兜上一圈,那就甭提有多自豪了。現在每天出行看到的都是滿街的各種豪華車,但和那些年的普通車相比,卻怎麼也感覺不出那些年的高檔,回想起來那些年真的是一種幸福,

天真是孩子們的財富,一張張無邪的面孔無不透著一股清純,傻傻的稚氣,彼此間除了玩耍、打鬧,也不會有心理上的糾葛,就是今天吵起來了,明天又攜手一起玩了,那種大度和氣魄,是成年的我們丟失的最大寶藏。小孩子的心靈總是裝著明天,裝著陽光,裝著成長,那種心無雜陳的快樂,唯美了那一段無法泯滅的時光。有時候靜下心來就會深思,那些年的我們到哪裡去了?是不是走過了一段歲月,就要遺失一段時光?這種可怕的流程給心靈是一種震撼。年輪在疊加,我們在老去,那麼等待我們的又將是什麼,是一無所有嗎?

回眸間,總有一種落寞來自心底,那些年的我們逐漸淡出了彼此的視線。男孩子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家,女孩子嫁人了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,有的遠離故土身在異鄉,現在就是在一起聚一聚也是千難萬難。總在想,風塵流轉有沒有忘記屬於我們的故事?世態炎涼,有沒有丟失那份純真?人生多波折,日子過得順不順心?如果風塵還記得我們,那麼就給歲月一個最美的念,給時光留守一顆童心。不為相遇的驚訝,只為那些年曾經純真快樂的我們。

【寫給那些年的老師同學們】

踏上校園的那一刻,面對陌生的老師和同學,心裡多少有點忐忑。可老師溫暖的話語打消了心裡所有的顧慮。由陌生到熟悉的同學,也成了最親密的伙伴。一起玩耍,一起寫作業,一起唱歌,那時候的我們依然擁有著童年的快樂。成長的階梯塑造了旅途的溫馨,雖是來自各方,卻也情同手足。

同樣的鉛筆,同樣的橡皮,書寫著我們的成長。總有一個畫面是我們的終生難忘,手拿粉筆的老師,漆黑的黑板,整齊的課桌,手捧課本的同學。那些年的我們在老師的培育下,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和夢想,在上課、下課的鈴聲中,我們把那段日子刻進了時光。寬廣的操場,牆邊的單雙槓,都留下了我們的身影。忘不了那些嬉戲的笑臉,忘不掉紅磚牆上我們畫上去的成長槓槓,忘不掉細柳樹下大家一起蔽蔭乘涼,忘不掉你追我趕奔跑在人生的起跑線上。

歲月總是不經意的就帶走了屬於我們的cellmax 團購相守,一次升學就面臨著一次別離,而和老師同學那份依依不捨,總會給童年的人生添加一點苦澀。相處六年那份情感已經融入血脈,那份別離的辛酸又飽含著多少掛牽?時光催促著我們成長,也許每一個歷程都要承受分別的磨礪。升入初中我們已經不再孩子氣了,也拋下了那份幼稚的童心。我們又開始了新的旅程,面對新的老師和同學也是很快融合,我們不再幻想,也懂得了用努力學習來製定未來的方向。書包在沉重,學習的壓力在加大,也少了很多閒暇去玩耍,但老師同學間的那份情誼卻在默默地互助中昇華。

隨著不斷地升學和別離中突然發現我們都長大了,我們都要腳踏實地的面對未來。我們與校園的時光握別,發放著一張張卡片,裡面傾注了彼此的祝福和牽掛。我們離開了學校這棵樹,如片片秋葉,在分離的驪歌中,飄散在地角天涯。每當回想起來那些年的時光,總少不了幾滴盈盈淚花,那是祝福,是惦念,是無法割捨的一段年華。而今,面對社會的繁雜,總有一種感嘆來自心裡,那些年的時光我們回不去了。總有一種呼喚來自心靈深處,那些年的同學你們過得好嗎?那些年的老師,有沒有增添幾根白髮?也常常把思念寫進心事,不為遺失的歲月,只為那些年我們的青春。

【寫給現在的你我】

在社會的潮流中,我們不得已的被擁著走,現實的殘酷往往都超出了我們的預計。隨著物慾的膨脹,世俗的薄涼,我們的內心都被改變了很多。我們都有了自己的小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,已經不再是充滿幻想的我們了。為了一個更好的開始,為了肩頭的那份責任,奔走在各自的風塵。生活的壓力讓我們少了些許的回憶,只是偶爾在某一首歌或某一處場景中引發內心的感觸,會憶起當年的我們,憶起那些年的溫馨,憶起那些無擾名利的純真。

歲月的腳步推動著風塵,在各自的行程中,接觸著形形色色的人,也學會了包裝自己,學會了敷衍,學會了演變各種臉譜。在這樣的表演中逐漸的麻木了,內心也不是那麼純潔了,盲目的奔走中沾染了滿身浮華,在於名利纏身誘惑重生的對峙中,已然看不清自己的輪廓。其實仔細的想一想,我們真的開心嗎?是否遺失了很多呢?如果說人生就是一場戲,那麼究竟誰是幕後的主導者?是虛榮、是名利,還是過多的疑惑?戲裡戲外我們以小丑的身份扮演著各種角色,我們一邊看戲一邊演戲,慢慢的呆滯在表演中,沉淪在名利中。原來我們都是脆弱的,不經意的就被社會改變了。

終於有一天不經意的回眸,發現早已遺失了來時路。百轉千迴難以自解,盲目的遊走究竟抓住了什麼?又失去了多少呢?如若時光能夠停留片刻,那麼是否可以允自己一個安靜的角落,深深的思索,虛榮為何?悲歡為何?華年逝水,蒼老了多少時光,旅途匆匆,斑駁了幾多歲月,問風,風無語,問云,雨滑落,只有那首老歌在風塵中吟唱。

時光在遊走,還有多少故事屬於我們?生命中不停的重複著擦肩和別離,而每一個花開的輪迴都驗證了歲月的老去,我們不停的和年輕拉開距離,在千變萬幻的風塵中,唯有那些塵封在褶皺裡的往事,依舊給青春做著驗證。也許人的心靈隨著年齡的疊加,承載力的加大,會越來越懷舊。生命中總有一些記憶是無法被時光掩埋的,它在繁雜的cellmax 團購思緒中,總會在某一個角落不經意的現身,釋放著淡淡的純。

總是有很多話想說,說給現在的我們。面對風塵的繁雜,別太苛刻自己,要學會開心。生活總會帶給我們些許的不如意,遇事別較真。時光在蹉跎,我們也在逐漸的老去,如果時光可以,就把那些遺失的故事,放在心裡陪伴著風塵一起老去。若他年踏月再次相遇,就讓我們一笑紅塵,笑出一個單純,笑出一個無邪。

寫給已過花甲的父母

總有一種脆弱憂傷著我們的心,看著漸漸年邁的父母,心裡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。父母的養育之恩牽動著我們的心。可是歲月無情,蒼老了他們容顏,掠奪了他們的青春,白髮增多了,腰桿不直了,看著步伐日漸蹣跚的老人,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話語,去評估他們那份飽經風霜的慈祥,又該用什麼樣的方式,挽留住他們日益減少的時光。回想這一路走來,虧欠了太多的恩情。為了我們的幸福,父母付出了所有的艱辛,那一聲聲出行的叮囑,牽扯著父母的心,因為總有一根線牽扯著他們的根。

小時候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,為了孩子的幸福,為了讓我們吃得好,穿得好,能過上安逸的日子,他們勞苦奔波,無怨無悔的付出著一切。我們長大成家了,卻依然少不了的牽掛,在他們眼裡,我們永遠是孩子。我們可以對他們發脾氣,不順心在他們身上撒氣,因為只有他們不計較我們的過錯啊,因為我們是孩子啊!總是有個荒謬的想法,要是能永遠做一名孩子多好啊,那樣我們就會永遠擁有爸爸和媽媽!

長大成人了,有了自己的主見,對父母的話往往不在乎了,有時候還嫌他們嘮叨了。其實父母是靠經驗走過來的路,那是一個個溝坎趟出來,也許意喻並不能像書本那樣帶有華麗的辭藻,但卻包含著人生最深刻的寫照。而我們也總是在受到挫折以後,才追悔莫及沒有聽父母的話。人生多磨難,最真莫過父母言,理解他們的嘮叨,不要嫌煩而衝撞,讓父母心寒。多年以後,如果身邊還能聽到父母的嘮叨,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。

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,長大以後各分東西,有些父母和孩子一年都難見一面,也許我們很忙,都忙著賺錢。也許我們會不定期的給父母打錢,但仔細想一想,他們真正需要的是錢嗎?他們更想看到的是全家的團圓,他們割捨不下的是那份愛,那份念!其實我們真的那麼忙嗎?忙應酬?忙打牌?還是每天都在加班加點?也許我們能夠找到各種理由去搪塞回望父母的藉口,但很多事情自己心裡都明白,父母嘴上不說,心裡也明白,因為老了也沒啥能耐了。曾經在電視的公益廣告看到這樣一個畫面,深有感觸,一個女孩高興地給母親打電話說;媽,今年不回家過年了,忙!你自己弄點好吃的。放下電話老人拄著拐杖,重複著一句話“孩子忙”。這句”孩子忙“又充滿了多少無奈和牽掛。就是放著滿桌山珍海味,他們吃得下嗎?我們到底真正理解父母多少呢?

人生苦短,莫讓忙碌忽略了親情,一句“子欲孝而親不待”又是多少悔恨發出的感慨。將來有一天父母不在了,能夠讓自己無愧于心,那將是心靈多大的欣慰。金錢乃身外之物,而情重於泰山,莫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。常回家看看,聽一聽他們的嘮叨,理解一下父母的孤單,莫讓一個忙字悲涼了情感。總有一天我們也會同樣的老去,也會擁有相同的孤單,那時候子女如果能夠常回家看看,撫摸一下我們滄桑的臉,數一數白髮有沒有增添,我想那一刻是最幸福的。

後記:

時光在老去,那些年我們回不去了,而這些途徑的情感,卻是我們心底最大的財富。珍重每一份遇見,珍重所有的緣,讓我們在人生旅途上種下情感的種子,開出春天的斑斕......

思念的味道淡如水


曾聽說這樣的一句話:“人生路上,愛情永遠象一根細小的針,將人的心刺得又酸又疼。如果感到痛楚的話,依舊是一個稚嫩的人;不感到痛楚的話,意味著已經變得麻木不仁,成了一個殘舊的人。”

曾經站在愛情的另一岸邊,依舊是淒淒豔豔的周向榮那一方,是誰在等待著誰?是誰在離開以後再也尋不回來時的路?是誰在他的旅程中逐漸變成了一個殘舊的人?人生路上本來就會有很多人和事只有開始沒有結果,如同夏花繁盛爛漫而註定要凋謝……有些付出註定不會有結局,有些人註定不會屬於自己。

一直知道愛從來不是容易的東西!誰會平白無故的愛上誰?誰會沒有理由的和誰生活在一起?誰會沒有情由地感受到愛情的召喚,聆聽著幸福的聲音?愛情不是願意付出就會予以回應的。幸福也不是只是付出就可以有回報的。“我愛你”三個字要說出口很容易,真的愛到底卻是那麼那麼的難。

然而,人的一生中,總是在不斷地選擇,也意味著不斷的周向榮放棄,這是客觀的所在。而衡量得與失的天秤卻是自己的心,所以得與失其實在於自己的一念之間。

曾經放棄了很多,從未後悔,因為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。當明白,一份可以相伴終生的愛,面對愛的得失,總是會糾纏不清,總是把過去的惆悵加減在今天之上,再跟明日的憧憬混合在一起,結果便成就了今天的模樣。

漸漸地開始相信,一切經過苦苦掙扎之後做出的決定其實都是多餘的。我們總是在與自己的回憶和過去糾纏著,與其說我們做的是一個決定,倒不如說我們只是在給自己一個理由。於是,今天的我們對過去就不能再說後悔,也不甘心說後悔了。

有時候覺得愛情是迷茫的開始,自由的周向榮結束,風花雪月只不過是一種真實的錯覺,相信真愛只不過一場心甘情願的迷茫。

零下攝氏度的憂傷


你向我寫信了,只是你拿不准將寄向何處,我收到了你的來信了,我卻看不懂了你的文字,只是心裏能感到隱隱作痛,因為你把信寫在了你那性感的旅行團龜殼上,訴說著你是多麼的想來世能在一起。

看來你已經知道我們終將不見,在災難來臨時卻又為何不跟我一起?記得那一天我們就此吵了起來,你擺動著雙臂,拼命的哭的像個小孩子,那是自我們相識第一次見你哭泣。我不知所措,緊緊的把你抱在懷裏。在神面前我們一起許願,你不曾告訴我許了什麼願,只是神秘的哈哈笑,說你會知道。我喜歡叫你花花龜,喜歡一起走路,走上坡路,因為那樣可以牽著你的手,想像著夕陽下我們的背影,多麼地幸福!或許兔子還在偷偷張望,偷偷羡慕,偷偷嫉妒。。自從那次比賽比輸後二兔子像變了一個人,不再睡懶覺,不再高傲,開始踏實起來。以後的我們更分不開了,你更懂我,雖然你叫我默默龜。這一天是西元2013年,一月四號,你一定記得這個日子。你相信占卜,四處打聽哪有貨真價實的占卜師,想要知道我們的以後。我們躺在草地上,輕撫著你那可愛的龜殼說我們的以後在我們倆手中,不用去占卜!你親了我,後竟笑著說:你真是一朵奇葩!那一天下著大雨,好多地方被淹沒,天沒有一點天色,我在家等你回來,坐不住,便要去接你。叫喊不到,你留言說去二裏頭找占卜師。現在還沒回來,天氣還是這麼的惡劣。不能再等,決心找你回來。我順著路人的船隻漂流到了二裏頭,向鵝大姐那打聽到一位有名的占卜師的住處,便急忙趕去,想你一定在那裏。到了門外,聽見嗚嗚的咒語,阿呀哇阿的。門沒閂,我悄悄走去,旁聽占卜師怎麼說。以後怕你發現就又溜到大街上,裝作正四處一把尋你模樣,我心裏淩亂了。恰好你剛出門就見著我,我把帶的流動數據衣服慌忙給你披上。找船隻向家劃去。你渾身冰冷,我把你的腳貼在肚皮上,你不要,怕我冷。我硬拉過來,你笑了。躺著睡不著,不敢睡,生怕你做出傻事。那個占卜師打亂了一切,花花龜一定是相信了。

以前的花花龜不見了,你還像以前一樣的美麗,只是眼神裏多了一份憂傷,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無所畏懼,在我面前,你依舊是那個你。這些只不過是在掩飾,掩飾她是多麼的與我不舍。

那場雨還未停止,已經有好多戶人家搬遷出這個村莊。有好多的人也自願參加到救援當中,自然我是不會離去。我要投入到救援當中!前兩天聽說,隔村的豬大嬸的雙胞胎丫丫和呀呀差點被滿出的河水沖走。我是村子裏身子最強壯,會水最好的,轉移任務也自然也落在我的肩上,便跟你說,我要去把鄉親轉到地勢高的地方。我要把你先轉移過去,你說要跟我一起,怎麼也不走。我不同意,必須走。雨愈下愈大了,這次雨水造成的災難在歷史上罕見必將載入歷史。還有幾戶人家沒有離去,最後你還是和我留下來,幫剩下的鄉親一塊轉移。在轉移的路上,要過長長的橋,我們在橋上走著,雨水浸濕了衣服,抬頭望著頭頂的山,生怕它會掉下來。走過了大半,只聽見,“哐”“吱”山上的樹連著山體壓斷了後半個橋身。。。大家慌忙的走出了橋身。然而前面路也被堵了,大家陷入了困境,在這樣下去,大家身體就會失去了溫度最後面臨的就是死亡了。幸而旁邊有一小的山洞,暫時都躲進裏面。我跟你一直在一起,卻還是沒看好你,你站在崖腳跟我開玩笑:走後,你會好好的。隻身跳了下去。你相信了,那個占卜師的話,用你的生命換取了鄉親和我的生命。瞬間山體變得通暢,大地萬物開始復蘇。你相信了,忘記了。只需要那麼一點時間,我們就會有辦法支撐下去。我失魂落魄執意要下去找你,在跳下去的那一瞬間,我看見你在那棵樹下等我。你相信了,幾千年後的周向榮醫生今天我們會再會。

我在了,你卻失信了。

カレンダー

09 2019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