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鄉間攝事


昨晚,一場雨,從深夜開始,一直有節奏的滴答著。聽細雨敲窗,於是伴著習習春風入夢,這一覺睡得即安寧又甜謐。

1、清晨起來,神清氣爽。我習慣地拉開窗簾,打開窗戶,一縷陽光投入懷抱,頓覺滿室溫柔。眼前小巷的上空升騰起一抹無垠的薄霧,滋潤著每一個角落。煙雨纏綿著巷道的小築人家;陽光灑在青磚碧瓦上,折射出一環環青綠的光澤,仿佛是隔著雲翕的仙境。一度安寧的chuen hing小巷,頓時豐富得如一幅水墨畫。不禁使人感歎:美,在春雨後的早晨。我忙拿出相機,連走拍下這唯妙的《煙繞小巷》。

且喜,今天正逢周未,雨後天晴,春暖花開,正是踏青的良辰吉日。昨天就約好了幾個攝友(如今又戲稱“色友”),驅車出鄉下“尋花問柳,獵色采風”。攝影的最佳時間是上午八點至十點鐘,下午三點至黃昏。我忙草草弄點早餐吃了,便帶上相機,呼朋喚友,驅車出發了。

一路上,一條條整潔的大道在眼前鋪展,兩傍樹木蔥鬱,舍邊花草吐豔;山巒旎旖,隘水流香;藍天如洗,碧野茵蓊;鳥雀啁啾,山花灼灼;村舍賞心,農歌悅耳,好一派新農村景象。這是廣大幹群以堅定的信念,用辛勞的雙手,繪制出一張張鄉村整潔、環境怡心的精致的圖畫。

八時許,來到一個教“九龍山”的山村。為采風,我們特意避開熙熙攘攘的大道,以步代車,步行小路,嗅一回鄉村泥土氣息,品一回鄉村田園風光,為樂不為?一邊走,攝友們一邊紛紛打開鏡頭,細心“尋花”,精心“問柳”,把一個個芬芳“色相”定格在鏡頭之中。每每抓拍到一個自己滿意的畫面,就驚呼著:什麼《鳴翠柳》、什麼《鴨先知》、什麼《蝶戀花》名堂搞盡,擾盡腦汁為命名,便三三兩兩一起蹲在田頭溪邊,分享那分喜悅;繼而又互相贊歎一回,笑侃一回,好不怡心,好不愜意!

2、正興致上,突然從山坳裏飄來一陣甜美的歌聲,那唱歌嗓子甜蜜蜜、嬌滴滴、香嗲嗲,同時又夾帶了一點點方言野性。我們雖未見其人,聞其聲便猜想一定是個美人兒!幾位年輕的色友一聽到這歌聲,都心跳加快似似,眼露光芒,四處尋找那唱歌美人。還有兩位則舉起相機,鏡頭呆呆對准飛歌的山坳,就象獵人的槍口對著突如其來的可心的獵物,絲毫沒慚對“色友”這稱號。

也怪,這會田頭路邊還有不少男生都在和著:“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......”大有“善歌者讓人繼其音”的境界。可等了很久也不見美人現身,色友們有點失望。其實時間並不久,大慨是大家心太急,因盼而產生時間的錯覺而已。

“藍天配朵夕陽在胸膛,繽紛的雲彩是晚霞的衣裳”歌聲由遠而近,更加悅耳、嬌媚,聽來如聞天賴,今生不見唱曲人,死不明目兮!也真是,眼前仿佛出現那“千呼萬喚使出來,懷抱琵琶半遮面”的wine education場景。隨著小曲的節拍,山坳口終於閃出一片紅雲,歌聲便從這雲霞裏飛來。“卡嚓——卡嚓——”色友們爭先恐後,如獲致寶,沒有了呼吸,停止了心跳,取而代之的只有手中相機快門聲和鏡頭的調焦的伸縮感。

鏡頭裏顯示出一個個漸漸清晰的畫面:一個紅衣村姑,年約二十三、四歲,身材苗條,面容姣美,大眼睛上帶著一幅紫色太陽鏡,肩荷把鋤頭,左手玉指拈花,警著一束映山紅,步履跳躍,青春顫動,笑容如花,飄香迷蝶。如她放下鋤頭,誰不說是一位校花學妹;若摘下那幅眼鏡誰不說是位水靈山妞。她踏歌而來,灑下一路嫵媚,留下滿山俏麗。山村有此嬌,哪個慕神仙?!“這是誰家娘子?”一色友不禁問了一句,“那小子豔福不淺,忌妒死我了!”另一色友答道。

“荷把鋤頭在肩上”那村姑瀟灑走來。可當她發現許多陌生人看她,許多鏡頭對著她。嚇得她丟下鋤頭,羞澀地飛快跑到路邊一塊油菜地裏,直往裏躲。

這下可給色友們有機可乘。天賜抓拍的良機,誰會放過?興趣橫生,鏡頭、快門一個勁地拍,盡是《黃花叢中一點紅》,黃得灼灼,紅得夭夭,天人合一。動與影在這裏實現了完美結合,光與色在這裏實現了和諧統一。

事後色友們談起山村攝事,都會發通感慨:“不虛此行!”

3、一天的踏青采風,既將在這歡樂和美的享受中過去了。收了相機,大夥哼著那鄉居小曲,又去新處尋景采風。唱聲輕快,飄向蓊鬱山村,伴著炊煙嫋繞,伴著斜陽氤氳,飛向遠方。小路如一條線譜,延伸巍迤的群山,竹柳如同音符婆娑於碧水漣漪。乘下最後的攝事是《山村落日》了。

大凡攝影愛好者,都喜歡日出日落、雲山霧海。喜歡夕陽,大概是因為喜歡上那種落幕的唯美,晚霞的燦爛,鄉村的炊煙。看著又紅又圓的夕陽在雲霞中一步三回頭的顧眺,色友們紛紛爬上山崗,選好自己的角度,支起三角架,架上相機,換上高倍鏡頭,以“夕陽模式”,將夕陽回家的腳步用鏡頭一個一個地記錄下來。那種感覺,那份境界,真沒得說,一個字“妙”!搞攝影就是捕捉天地間的靈性,萬物之美。拍下一瞬間,留下永恒美。把山村這種前所未有的絢麗定格在美的最深處,比寫文作詩更讓人情陶意醉。

我曾聽一位攝影師說過,自然萬象都有一幅畫,千奇百怪,光影陸離,那些斑駁的神韻常流淌在指尖,呈現就是心的自然光衍。攝影藝術就是以物相美來表達萬物的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內在美!

當時,我安靜的站在夕照下,讓斜陽渲染著,塗烏著,洗滌著,慢慢地陪伴最後一抹餘霞淹沒在光怪陸離的暮色中。

4、一行人滿載而歸,樂悠悠,披夕陽,踏黃昏,告別鄉村的炊煙與夕陽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又聽到遠處的山村裏傳來歌聲“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……多少落寞惆悵都隨晚風飄散,遺忘在鄉間的小路上……喔喔喔喔他們唱,還有一只短笛隱約在吹響”。落霞透過黛山林莽,安逸山杜印在水面上,折射出道道浮光與村前大道上的初上華燈交輝相映,似幻似真,如詩若畫。面對鄉村如此優美的人文風光,色友們無不充滿內心的欣慰和愉悅。

眼前的一切,是那麼清晰,如醪若醇,讓人留連。

我透過車窗,窗外雖然沒有夕陽,沒有老牛,也沒有短笛,但卻喚醒了我的記憶,懷念起童年的短笛,掛念起生我育我的小山村。

幾十年的歲月替更,從騎牛橫笛,到飛轉的自行車輪,曾以愜意的笑臉,走進扶芳的城市;又從摩拖飛馳,到小車越野,更是一陣陣狂瀾疊起的感動,反倒慕起山村來。

山村不識吾容面,我卻難泯故鄉情,那塊曾被我和夥伴磨得錚亮錚亮的青石板和與之相鄰的駝背梧桐樹,是否還硬朗地聳立在路邊?

我想,當初要是有部相機該多好,可以把那個時代許多美好的東西記錄下來,如今便可去品賞,去追憶,去揣摩。然而,它們最終只能靜靜地躺在我的記憶裏,如一座古老的碑坊……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