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年華!年華!


前幾天學生考試,我正在監考,趙主任打電話說:“快,交照片兒。”我於是忙打開抽屜,拿出前幾天剛收集上來的學生的小二寸照用信封裝好,馬不停蹄地上了三樓交給了趙主任,他一臉愕然:“這是什麼?”“什麼,照片兒唄!你不是讓我交照片兒嗎?”“誰讓你交照片兒了?我讓你叫趙坡,叫他上樓,你都聽到哪兒去了?”

跟老公晚上散步,走到一個新開的飯店前,隨口念道:“全沒了飯店”,然後按題意順理成章地分析道:“我想這飯店肯定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embroidery logo做菜師傅手藝高,無論是誰過來吃飯,都會把盤子吃個底朝天,全吃完,所以叫全沒了飯店。”“什麼全沒了,人家那是金筷子。”老公瞪著我。

在家裏不管怎樣都沒關系,偌大的房間走來走去,也就三個人,如果誰說話聽不清楚,你可以不理睬。尤其是孩子他爸,每次坐在一塊兒看電視時,他歪在沙發上一聲不吭,一走開,就開始跟我說話,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養成的毛病,遇到這種情況,我剛開始時是生氣,因為聽不清楚,所以跟他吵,後來幹脆不理他,他喊了半天沒回音,回來後坐到我身邊,鄭重其事地:“我發現你真的是聾了,我變換了好幾種聲音和你說話,你一點兒反應都沒有。”我翻了一白眼給他:“誰說我聽不見,不願意搭理你你都看不出來,什麼眼神兒!”

可是,在外面我難道還能用這樣胡攪蠻纏的方式掩飾嗎?不能。

於是,我變得越來越不愛和別人打招呼,一是怕自己眼神不好,認錯了人,二是怕和不熟的人聊天,自己聽不清楚會出醜,於是我走路時越來越目不斜視、旁若無人,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瀟灑,其實是自卑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們所有的器官都在退化中,這是不爭的事實,大到國家總統,小到平民百姓,任誰都無法逃離這自然規律,既然是無法逃離,幹嘛不瀟灑點?

想起了前幾年,和書齋上街買東西,剛走出街口,從對面巷子中冷不丁闖過來一人,書齋上前對著那人的肩頭狠狠地拍了一下:“死占方,慌什麼慌,嚇我一跳。”那人驚愕地回頭一望,竟然是個陌生人,我慌忙去拉書齋的衣角,想趕緊逃離,書齋的嘴角掛著尷尬的笑,卻不好意思馬上跑,倒是那人,吃驚過後,倒也釋然:“認錯人了吧,看來我長得還挺大眾化的philippines real estate。”自我解嘲後,向著我們笑了笑,轉身離開了。

所以,在街上見到相似的老友,不管是不是,打個招呼又何妨,沒有人會討厭對自己有善意的人。難道不是嗎?

既然歲月是這樣在我逐漸的感知中慢慢滑過,那麼,就讓我好好地去體會這不可逃脫的變化吧,也讓時間的刻刀在我的臉頰上,在我的心靈上雕刻下一道道歲月的印痕,我將一一地坦然接受,每個人都在自己天生的宿命與後天的努力中去品位時間的流逝,去銘刻歲月的痕跡。

但我相信,不管我看起來是如何的衰老,我生命中曾經的純真永遠不會老去,那些過往無數的美好,那些令我臉紅心跳、心旌搖蕩的青春歲月,還有那些我曾為之付出的畢生的事業與追求,都將是我回憶中一抹最亮麗的色彩,每次想起,每次都能夠體會到我不再年輕的心髒在我的胸腔中砰砰砰地跳動,就好像年輕的時候一樣,雖然現在也許我的生命中也有遺憾,這遺憾曾折磨著我的探索四十 邪教心,讓我有一種想重新來過的渴望------

閑雲潭影日悠悠,

物換星移幾度秋。

閣中帝子今何在?

檻外長江空自流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